信托受益权与股票收益权融资纠纷裁判规则 银行理财资金认购并购

2017-09-03 08:35

  原标题:信托受益权与股票收益权融资纠纷裁判规则 银行理财资金认购并购基金的交易结构解析

  信托受益权:依据《信托法》的信托合同中的关系人享受信托财产经过管理或处理后的收益。也包括信托合同结束时,合同中的关系人可享受信托财产本身利益的。

  股票收益权:因持有流通股股权的融资方有融资的需求,由于其所持股权无法直接进行转让,于是信托公司以流通股的收益作为标的发行信托计划,投资人将资金委托给信托公司后,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运用信托资金投资于流通股的收益权,从而达到为融资方融资的目的。

  信托收益权属于《信托法》的,而股票收益权属于当事人约定的。齐精智律师认为不管是信托受益权还是股票收益权,都是人基于基础实体财产而衍生出可以转让的附属。

  裁判要旨:信托受益权作为兼具物权和债权性质的财产性,在信托关系终止后、信托财产处理终结前,信托受益人仍可作为信托受益权的所有人,依法对信托受益权进行转让。受让人亦可基于信托合同的约定,请求受托人继续履行信托合同项下的合同义务。

  案件来源:陕西高院(2014)陕民二初字第00007号,成都银行西安分行诉中体产业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易融公司与般诺公司间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属信托法律关系,我国《信托法》及相关法律规范没有信息披露是变更信托受益人的生效要件,故信息披露不是易融公司与般诺公司间受益权转让协议生效和受益权转让完成的要件,受益权转让协议没有进行信息披露的事实不影响受益权已经有效转让的法律效力。易融公司认为受益权转让协议签订后须经公告方能生效的观点,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案件来源:上海市高级,上海般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纠纷案。

  三、信托公司以委托人认购信托单元的资金受让股票收益权的,股票收益权也属于信托财产。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东方高圣按照涉诉两份《信托合同》认购信托单位而交付给长安信托的112031000元资金,因世欣荣和公司和长安信托、东方高圣均认可其属于上述《信托合同》项下的信托财产,故本院对该112031000元资金属于受托人长安信托获得的信托财产予以确认。因受托人管理运用、处分信托财产而取得的财产也应归入信托财产,而长安信托以上述资金从鼎晖一期、鼎晖元博处受让涉诉股票收益权系运用信托财产,故世欣荣和公司主张长安信托因此取得的涉诉股票收益权亦属于信托财产,本院予以支持。

  案件来源:中华人民国最高民 事 判 决 书(2016)最高法民终19号,世欣荣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v.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等信托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三被告签订《欠款协议》《质押协议》以信托受益权设立质押。原告要求确定《欠款协议》《质押协议》质押条款无效,理由之一为,根据物权原则,我国目前没有法律信托受益权可以质押,信托受益权不能成为质押物。本案中,杭州中院根据《物权法》第223条第(七)项“法律、行规可以出质的其他财产可以出质”以及《信托法》第47、48条“受益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其信托受益权可以用于清偿债务,但法律、行规以及信托文件有性的除外”“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可以依法转让和继承,但信托文件有性的除外”之,认为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受益权属于信托受益权的一种,归属于财产权的范畴,案涉协议或条款并不存在无效的情形,驳回了原告的请求。

  案件来源:吴某与陆某、何某等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二审民事 杭州市中级 民事 (2015)浙杭商终字第845号。

  方面:(一)债权人的债权是否真实存在并且;(二)当事人是否自愿接受强制执行。只要公证债权文书能够反映债权存在,债权的数额和种类确定,当事人自愿接受强制执行的意思表示清楚,应当予以执行。

  法院认为,长安信托(受让方)与志高实业等五方(转让方)分别签订了《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支付协议》、《股权质押合同》、《抵押合同》、《合同》,约定了各方当事人的、义务。各方当事人自愿办理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并承诺在不履行和不适当履行合同、协议义务时,自愿直接接受的强制执行,且在出具《执行证书》过程中,公证处向当事人送达了《核实函》,当事人未提出。因此,法院认定各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一致”,相关合同、协议“内容具体、明确”,转让方作出前后相互矛盾的承诺和抗辩,有违诚实信用原则。

  案件来源:山东高院(2014)鲁执复议字第47号执行裁定书,长安信托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案。

  齐精智律师,陕西明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金融、合同、公司纠纷专业律师,微信号qijingzhi009.

  导读:近年来银行从传统的信贷业务向投行类业务进军 其理财资金更多的参与到市场并购基金当中为上市公司、券商及PE等机构的并购重组业务提供融资服务和资金支持 本文将详细分析 银行理财资金认购并购基金的交易结构 实务操作不容错过

  近年来,银行从传统的信贷业务开始向投行类业务大举进军,其理财资金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市场并购基金当中,为上市公司、券商及PE等机构的并购重组业务提供融资服务和资金支持。

  尽管是认购并购基金的有限合伙份额,银行理财资金参与并购基金仍然是一项融资行为,而非完全意义的股权投资;因此,交易对手主体信用情况,并购基金及被收购标的的现金流情况,并购基金设立和运作相关批文的获取,被收购标的资产的商业模式、行业景气度,银行理财资金退出方式的增信措施等银行融资授信审批关注的要素,仍然是银行理财认购并购基金项目必不可少的交易关注点。

  因此,上市公司、券商及PE等机构在并购项目中为获得银行理财资金的融资支持,在基金层面或产品交易结构上尽可能地提供满足银行需求的交易方案,这对于融资交易的顺利达成、甚至是并购项目的达成有着重要的意义。

  银行参与并购基金,会对基金拟收购的标的资产情况设定投资标准,具体操作上对每一个拟投项目都需要内部报批审阅通过。

  但是银行作为LP在法律上不能参与并购基金的日常经营运作;因此银行会:(1)选择自己认可的通道作为双GP之一参与并购基金运作,落实银行设定的并购投资标准;或(2)要求并购基金设立投资咨询委员会并派驻人员,就并购基金投资事宜进行决策,并就拟投资标的拥有一票否决权。

  为保障在特定情形下可以顺利退出并购基金,银行会在参与并购基金之初就签署好相应的退出协议(或份额转让协议);同时就并购基金的管理事宜提出符合银行利益的要求。

  另一方面,除了银行外还有其他LP投资者,而GP管理人并不一定希望其与银行LP就融资事宜达成的安排(包括增信措施、LP退出机制等)被其他LP投资者知悉;因此,就GP管理人向银行LP提供的在基金层面的交易安排,可通过签署有限合伙补充协议的方式来进行安排。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合伙协议补充协议务必要和合伙协议保持一致,且该等补充交易安排要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以确保补充协议交易安排的有效性。

  银行认可的兜底方在银行放款前,与银行签署回购协议或差额补足协议(流动性补足协议),约定:(1)发生特定事项银行资金需退出并购基金时,由兜底方以约定的价格回购银行持有的LP份额;或(2)并购基金向银行分配的当期收益不足时,由兜底方提供流动性补足以确保银行的当期收益。

  银行理财认购并购基金会要求相关交易对手提供相关抵质押增信措施(具体增信见下文描述),回购或差额补足义务的设定乃设立给付之债务,即设定主债权,这样为股权质押、股票质押、现金质押、资产抵质押等措施的设立提供一个可被的主债权。

  通常情况下,银行需要对理财资金进入标的资产前的所有账户进行资金监管,以确保融资资金确实完成了并购交易,并按照并购交易合同支付给了标的资产的原持有人。

  另一方面,银行同时需要标的资产产生的现金收入情况,确保该等资金能顺利回到并购基金并且能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分配给银行;因为这至少是银行投资并购基金的利息部分的第一还款来源。

  更进一步,银行要求在资金监管合同里面落实相应的现金质押条款,即在发生回购触条件的情况下,监管账户里的资金应当立即质押给银行,用以兜底方回购(差额补足)义务的履行;这样方可确保该等现金资金与交易对手其他资产进行破产隔离,且银行有优先受偿权。

  以股权投资方式完成并购交易的,银行将会要求从并购基金到标的资产之间的所有股权都要质押给银行,兜底方的回购(差额补足)义务。

  这也正是为何需要在并购基金融资项目中设定主债权的原因,只有主债权确定(见上文描述),质押才会有效。

  股权质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行使质权变卖股权,而是为了控制股权结构不能轻易被变动,这样才可确保标的资产产生的资金收入能分配回并购基金。

  若并购基金清算退出前持有上市公司股票,且股票在禁售期的,为保障银行的融资本息利益,银行会要求相应股票进行质押;同时,对股票的价值进行,并设定预警平仓线)若股票价值低于预警线的,则相关兜底方应当在资金监管账户中存入现金,使得“股票价值+现金资产”之和大于等于预警线)若股票价值低于平仓线的,则银行可要求兜底方履行LP份额回购义务,以银行退出并购基金。

  同时,任何存管账户的资金应用以兜底方的回购(差额补足)义务,以确保银行对该笔资金有优先权。

  。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中国资本联盟”认领(可发邮至